Spatial patterns and their changes of grain production, grain consumption and grain security in the Tibetan Plateau

Jian DUAN, Yong XU, Xiao-yi SUN
2019 自然资源学报  
摘要:青藏高原是中国粮食短缺地区之一, 提高其粮食自给能力和确保粮食安全一直受到中 央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。在修订牧业区和半农半牧地区人均粮食消费需求量标准的基础 上, 利用 1985-2015 年青藏高原县级行政单元粮食产量和消费数据, 采用波动系数法、 分级法、 重心模型以及粮食短缺指数模型, 分析青藏高原粮食生产和消费的时空变化特征, 并评估 114 个县市的粮食安全风险状况。结果表明: 青藏高原粮食生产与消费空间分布不均衡, 粮食生产 呈环形分布在青藏高原东部湟黄谷地、 藏东和藏南沿江河谷地带, 中部和西部粮食产量较低, 粮食消费呈东高西低格局; 本地粮食生产不能满足居民消费需求, 区域粮食缺口量达 21.04 万1 21.69 万 t, 相当于粮食消费需求的 8.22%~40.11%, 考虑旅游人口的影响, 2015 年区域粮食缺口 达 132.92 万 t; 青藏高原粮食安全风险较高的地区广泛分布在藏北高原、 青南高原、 祁连山地以 及城市化水平较高的拉萨市辖区和西宁市辖区, 旅游业发展对林芝市的粮食安全风险影响显 著; 单纯依靠粮食增产不能解决区域粮食问题,
more » ... 增产不能解决区域粮食问题, 建立完善的粮食储备和交通物流体系、 加强与 内地及周边国家的粮食贸易合作, 是保障青藏高原粮食安全的关键。 关键词:青藏高原; 粮食生产; 粮食消费; 粮食安全; 空间格局 青藏高原粮食问题历来受中国政府和学者的高度关注。20 世纪 60 年代的垦荒运动、 70 年代的商品粮基地建设、90 年代西藏"一江两河"流域和青海东部农业综合开发以及 2000 年黄河丘陵台地土地整治工程等,均是为了提高区域粮食生产能力和食物安全保 障。青藏高原整体粮食生产无法满足人口粮食消费 [1] ,对外地粮食依赖程度高,长距离的 粮食运输,给财政和交通造成了负担 [2-3] 。饮食习惯改变、生态环境恶化给青藏高原食物 安全保障带来新的挑战。随着与内地交流增多,青藏高原农牧民的饮食习惯有了很大改 变,食物消费多元化发展,大米和小麦的消费需求增加,青稞需求减少,粮食结构性矛 盾突出。青藏高原被称为"世界第三极" "中华水塔" ,是中国甚至整个东亚重要的生态 安全屏障,也是全球对气候变化最敏感的区域之一。为保障中国及东亚生态安全,青藏 高原将实施最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制度,限制扩大耕地和大量使用化肥,避免生态环境 恶化 [4-5] 。 青藏高原粮食以自给为主还是依靠外地调运,在学界一直存在争论。第一种观点认 为,粮食短缺制约经济发展,力争粮食自给或保持粮食产消总量平衡,对青藏高原发展 具有重要意义。理由为粮食是人类最重要的生活资料,青藏高原地处偏远,从外地调运
doi:10.31497/zrzyxb.20190401 fatcat:og6en4o2ubgarl2a7oheefcsjm